【亨本/特工组】So long as man can breathe

*他们养了一只柯基,solo取名叫做Kuryakin,是电影里他的克格勃搭档2333

  我真的爱死这两个甜心了

*


  梦境非常浅,有关男友枕在他怀里念的十四行诗,Mendze只有在那时才不想笑话他语调过于丰富的伦敦腔。因此当他醒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同时归功于中情局罕见仁慈的周末、地将视线停在一旁空着的灰色枕头上,念头从礼拜日也仍旧在被黑客不懈羞辱的五角大楼防火墙,到这个点应该已经在成堆的文件和难题里消耗发际线的同事,到美苏局势,国际恐怖势力,最后停在一双眼瞳蓝得过于绿,轮廓深刻犹如光影垂爱的英国眼睛上。

  他这时候才...

【金黑】我心藏瑰宝灿烂如歌

*妇联三后就希望写k苏醒后的片段,他的前半生太过沉重,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轻易化解,写着写着又觉得查自己也背负沉重,于是单向开解变成了互相扶救。

*标题是挚爱梵高里的台词

——


  T'Challa花了一会才找到他。


  他从实验室苏醒,像头野兽似的绝望而愤怒地攻击一切,差点掐死了shuri,却又在众人赶至、阻止他之前自己松开了手,冲出那里,在中庭和宫殿里游荡了一阵,消失在了监控画面中。


  shuri制止T'Challa为让她和killmonger单独相处道歉,她和T'Challa一起长大,理所应当的比任何人包括他们的母亲都了解他,因...

【蔺苏】明月满沧洲

  林殊为自己拟定新名时,在苏哲与梅长苏间犹疑不定,老阁主以为后者“虽成大方,却隐有孤寒之气,不吉。”

  刮骨换皮还不足三月,连眼睛上都缠满纱布,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钻心剧痛,便只能靠坐在床角,从一片朦胧白影间望阁楼外光秃秃、白皑皑的琅琊山脉。

  “谢蔺伯伯体爱。”他平静答道,“孤魂野鬼套一只空名罢了,再凶也凶不过我了。”

  琅琊阁主见劝解不动故友之子,自己本身也太不拘这小节,便随他去了。走出病房不远,见到一团雪滚到了回廊上,定睛一看,原是只惊慌逃窜的药兔,而他那失足生下来的孽子正从走廊另一头边撸袖子边噔噔...

【金黑】特殊沟通障碍

summary:就像你不能指望捷克孕妇在纽约的医院大喊“ i don't wanna this fucking child any more”,或者她的德裔丈夫不要在妇产室门口用母语和医护人员焦虑地沟通一样,任由王室的外语素养再良好,他们的国王也不能用美式英语优雅地叫//////////床。

原谅博主智商的传送门

补链 直接在网页上码的没存 跪谢老福特心慈手软留一条生路

【玫瑰花蕾】情趣酒店、密室逃生与杀人狂

长文章拯救人生、屏蔽重发、近期最后一条lo这回是真的真的再见 


【卫聂】看风流慷慨

 真的是最后一篇、再写我就把脑袋夹到旋转门里

*主卫聂不拆不逆、其他博爱

*嬴政夺权应该是发生在他二十岁之后,仔细一想时间线【……】

*本质非常傻吊阅前请大声念三遍lo主ID以作心理准备


迟早有天会被屏蔽词逼死


【金黑】陷入绝望的奎迪先生 -04完结

 *拳击手Adonis Creed/律师 Thurgood Marshall

*分别出自面包机演的奎迪和chad演的马歇尔;Donnie是Adonis的昵称

*跳了一下剧情,中间差不多就是Donnie赛场上受伤,两个人将近水到渠成这样


前文走01 02 03

summary: 直男误入gay吧的车祸之夜后续x

 


*

  “……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正是由于它而不是由于我们所无法填充的空间和时间,我们才必须提高自己。” 他焦虑地看着那只带了戒指的左手在书脊上划过,美丽同时充满力量感的...

叶赛宁: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 
一切将逝去……如苹果花丛的薄雾 
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 
我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年。


【卫聂】江湖夜雨十年灯

 *

被夸得胆战心惊但是真的希望妹子们不要因为这篇关注…因为很可能不再会有秦时产出……

*

  这世上有一个人,卫庄不知如何处置。

  他们关系算不上亲密、隔几段时间能称得上友好;他们也算不上仇敌,聪明人挑选值得尊敬的人做对手,对手和仇敌不是一回事情。

  他在到现在为止的活着的岁月里见过不少人,见证不少人的成长与蜕变,相比起那些更加惨烈的生存和死亡,忠诚与牺牲,这个人算不上其中多特殊的一个,顶多是机缘巧合,过程多纠缠一些。

  在相当长的,年少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相互厌恶。他们都天资纵横,并因...

只会像被掐住脖子的母鸭子一样发出半途而废的嘎嘎嚎叫了

痛哭流涕从墙外翻回来,状如一往无前跳下悬崖的疯子或者倒挂在屠宰场徒劳地伸出后腿的肉猪

赞美玄机

已经主动地把腿卸下来丢进煮沸的铁锅了,您看看喜欢哪一块捞出来就上佐料

© 阿卡姆疯人院荣誉成员 | Powered by LOFTER